奶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倒外貌协会集中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29:10 阅读: 来源:奶锅厂家

紫堇轩:腐女今年必备枕边书:《男孩的心思你始终不明白》

全宇宙最可爱的少男少女们必备枕边书:《听说每颗星都会寂寞Ⅱ》,你懂的!

【瘟神之所以是瘟神】

我以减肥为借口,狠不下心去买一只价值四十八元的kitty猫蛋糕,下一个钟头却鬼使神差地走进了美发店,在风流倜傥的年轻发型师三言两语说服下,就花了两百大洋剪了一个他推荐的新款发型。

其实也就那样吧,能惊艳到哪儿去?五官不出众的人,就算拥有世界上最美妙的发型也是枉然,反倒更能衬托出丑态。我回家后对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这样想,然后觉得此刻,那个美少年理应坐在午夜打烊的店里蘸着口水数着一张张的老人头。算了算了,人家也是打工仔,本质上和我这个看似光鲜坐在写字楼里接受计算机8小时辐射的伪白领其实没差别。

这样衡量着,突然就很想去查查我的搜狗输入法,到底是我打的字多呢,还是他每天剪掉的头发多?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美貌还是我的寂寞作祟,我拿出那张他恭恭敬敬递给我的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移动号码。

你别说,这年头,剪头发的小哥都还挺洋气,每个人相互称呼都用英文名,我的六级英语水平都拯救不了我拗口的口语,一个不小心把Winston(温斯顿)念成了瘟神。

我说瘟神啊,你是群居呢还是独居呢,我就是那个凯琪啊,今天你帮我打造了额头前一个冰激凌造型的那个!哦对对对。他好像顿时来了精神,答道,蜗居咧,八个人挤一个宿舍,其他人都已经睡着了,我刚洗完澡。

然后,他开始朝我诉苦:店里的老板有多抠门啊,一个月水电费还要收他们每个人两百块啊,老板娘做的饭只见骨头不见肉啊……瞬间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午夜电台的知心姐姐,为这帮不愿念书早早辍学被社会上了闻风丧胆的一课的青年人排忧解难。我哼哼哈哈地答复着,不知道为什么,提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的时候,方宥心的形象就从我大脑海马体里蹦跶出来了。

【这样的女子你们伤不起】

方宥心,从小痴迷武侠,竟然相信书中那些招数神马的在现实中能学以致用,需要的仅仅是时间和坚持。所以,在他18岁那年,不想高考的同学都入伍的时候,成绩一流的他竟然跟他老爹说自己要进少林寺学武深造。我哭笑不得,古龙老前辈若是能复活不知道会不会觉得自己误人子弟情何以堪啊。

所以,在此之前被大家误认为方宥心绯闻女友的我,小宇宙终于爆发了。我跑去他的寺庙大闹了一场,我说方宥心你这个臭男人到底对我什么居心啊,不喜欢我就别招惹我呀,一天一瓶营养早餐奶把我养成胖子,现在又弃我而去遁入空门,你这么做算什么鸟!

然后方丈出来了,他紧随其后,像模像样地挂着一串念珠说道,罪过罪过,施主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带发修行前来学艺的,将来还是要还俗的啊。

施主你妹!我用自己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的手臂打了他一拳,哪知隔着宽大衣袍的他竟然用八块腹肌把我的手震得酥麻。看来这小子还真的有两下子啊。眼看动武不行,我就来“文”的,于是,我趁他分神之际黏上去吻了他,尽管只是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但我相信,在佛门净地和主持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会被罚得很惨的。

果然,第二天我听说他被罚挑水扎马步两个时辰,肌肉酸痛得两瓶红花油都拯救不了。内心窃喜啊,恶有恶报。谁叫你辜负了老娘!

谁也没注意到,我在闹的时候竟然有游客把整个过程拍了下来传上网络。他们说,瞧瞧,这就是正宗的咆哮体啊,马教主的真传呢,这样的女子你们伤不起啊!

这段视频被数以万计地下载,每天推荐在视频网站首页。你要相信,人肉搜索是很强大的,所以,很快便有人发现了活生生的我。那段时间,我像一只鸵鸟,恨不得去整一个容把自己彻头彻尾改头换面,可惜,我没那个胆,也没那个钱。我只有足不出户地让自己变成一个死宅女。

【我在他心里是否无处安放】

我打心眼里觉得,这个方宥心,他是不可原谅的。所以,就算后来他大彻大悟地发现那些轻功绝学华丽招式只是用来提升男主人公的人格魅力这个残忍真相后毅然来求我回头,我已经铁石心肠地不愿意见他了。

当然,他没有像狗血八点档那样在我家楼下淋雨、吼叫——那样恐怕会被告扰民,他只是在聊天工具里不停对我道歉,忏悔,最后干脆破罐破摔没好气地问,林晓培,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咱们都六年的革命友谊了,六年啊!一个黄毛丫头都长成窈窕淑女了……

我立刻想将他撕碎了。为啥?就因为革、命、友、谊!这句话就是在告诉你,咱们是战友是兄弟,其余免谈。鸡都生不出一个蛋来!

“因为你晒黑了,变丑了,皮肤粗糙了,姐是热衷小白脸的外貌协会!谢谢,慢走不送。”

他的企鹅头成功变成灰色了,永远的灰色。

【爱后动物伤感】

大多女生都害怕老鼠,小强,毛毛虫,不是因为它们有多厉害,而是它们长得实在太恐怖了。反而,她们喜欢猫和狗,甚至还有重口味的喜欢花蟒蛇,为什么?让我来揭晓真相吧。因为它们看上去漂亮撒!美女们,它们可不是吃素的哦,杀伤力比起前面那些外貌逊色的家伙有过之而无不及。

事实上我也真的没有欺骗方宥心。瞧瞧我在豆瓣小组大军里都加了啥?“头像即本人”、“豆瓣单身帅哥联盟”、“鼻梁控”……让我脸红心跳得热血澎湃的,主要条件永远是销魂的面孔。

可是后来我猜发现一个规律,PS真的太强大了。在这个全民皆P的时代,还有什么P造美男是不可能?后来干脆有人自我反省地在签名里揭秘真相:不要迷恋哥,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哥真人。

拉黑方宥心之后的那次同城聚会,我还真的见到了一群歪瓜裂枣的妖魔。大浪淘沙后勉强长得不错的吧,矮我这东北姑娘一个个头,瞬间衬托得我很魁梧;180+的……成双成对的都做gay去了。就在那次聚会里,我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谁?发型师Winston呗。翘着兰花指喝可乐,越看越不对劲,我赶紧像真的见到了瘟神那样,狼狈闪人。

要说有什么遗憾,大概我只是心疼我的五十块活动费吧。

难得有个相貌上等的直男,第一次约出来玩他就开门见山地问我要不要玩室内游戏……我语塞,甩了他一耳刮子转身想走,就被他冲上来狠狠扼住了手腕,“识相的就乖乖跟老子走,不然等下手抖,你这张漂亮脸蛋添几道口子我可不管哦……”

突然想起了自己大学时期装文艺女青年时写过的一句话:请牢牢记住,当一个男人在牵着你的手时,他已经想占据你的唇了;当他吻着你时,他必定已经在觊觎你的胸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如同雷电一闪而过,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的时候,已经看到地上捂着肚子摸爬滚打的色狼了。然后,蒙眬的视线定格在穿着白背心的方宥心身上。

“这么冷的夜,你穿一条白裙子来江边是想扮演诈尸吗?”

“胡子拉碴的也不刮,丑死了。”

最后变成了带着哭腔的一句:“混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一段好的感情,最需要的是兰质蕙心的品质】

后来我还是很没骨气地和方宥心重新走到了一起。我发现,当一个男人劳动流汗时,他身体的曲线才是最美的。这里的“劳动”,是广义上的,包括挣钱养你和床上的汗如雨下。他充满湿意思的锁骨,激凸,壮阔胸膛,乱糟糟的头发,起了白皮屑的嘴唇,挥汗如雨后的倦态。

他说,我强身健体还不是为了保护你,你都不听我解释的,还好,我那几天一直在滨江长廊跑步……

我突然很没骨气就哭了,捶着他结实的胸膛骂他:“上辈子是做杜蕾斯的吗?规划得如此滴水不漏……” 我想起那个落魄时刻里色狼伏地不起时望向方宥心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突从天降的世外高人,我就觉得特自豪特有安全感。

原本我觉得日子越过越乏味,就像白开水,于是就不断在内心祈求,来点刺激的吧,让我的生活也泛泛浪花,哪怕是开水煮大白菜也好。事实证明,这样的愿景,一点都不靠谱。找个实实在在的人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女人最好的归宿。

然后,像痛下决心一样,打开电脑开了一个BBS叫“打倒外貌协会集中营”。因为我发现,一段好的感情,最需要的是兰质蕙心的品质,除此之外,其他皆是浮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