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单独生二胎政策被质疑受益人群非常有限

发布时间:2020-11-23 00:34:20 阅读: 来源:奶锅厂家

新华社8月21日报道称,8月以来,国家卫生计生委多次释放“完善生育政策”信号,引发公众对放宽二胎政策的遐想,特别是从“双独二胎”到“单独二胎”政策变迁可能性,更是被舆论解读为应对人口红利消失的现实选择。

“单独生二胎”政策(注:夫妻双方一方为独生子女即可生育二胎)可能放开的消息传出后,市场表现有些“一厢情愿”——8月初以来,奶粉、婴幼儿服装、玩具等婴童概念股颇受追捧,多只个股涨幅10%左右。

但事实上,即使“单独生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受益人群可能也非常有限。根据《大国空巢》作者、人口学者易富贤估算,“单独生二胎”从理论上最多让这批受益人群多生不到200万孩子。如果以目前每年出生1600万人的官方数据计,这一政策最多能使中国每年多生12.5%的宝宝。

受益人群有限

根据媒体报道,“单独生二胎”政策,有可能在近期重启,并可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试行;同时,关于2015年之后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也正在酝酿中。

报道迅速引起热议。关注它的不仅仅是资本市场,各路人马纷纷各抒己见。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也不在少数。

从反对者来看,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认为“单独生二胎”放开过于冒进,会引起生育率反弹;另一类则认为仅仅放开“单独生二胎”过于保守,根本不会对生育率带来明显影响。

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观察来看,放开“单独生二胎”政策的受益人群的确非常有限,其实施对于总体生育率的影响较小。

口说无凭,先看一组数据。根据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1975~1980年出生的总人口中只有15.5%是独生子女,1981~1989年出生的总人口中只有19.7%是独生子女。2013年这批人群的年龄在24岁到38岁,可以说是生育人群的主力军。

这批人的总数是多少呢?根据人口普查数据,目前1975~1989年出生人口中平均每年在2000万左右,按比例计算,其中独生子女有300多万。

《大国空巢》作者、人口学者易富贤估算,“单独生二胎”从理论上最多让这批受益人群每年多生不到200万孩子。这是从理论上说。考虑影响生育的种种因素,比如高达百分之十几的不孕率、较高的生育成本和低生育思维惯性等,实际能够多出生的人口数量将更少。

“单独生二胎”政策提了好多年,一直没有实际动作。尽管这一政策改变被认为过于保守谨慎,仍有不少人担心会引起人口的过快增加。其中一个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农村人生育意愿较高,生育政策逐步放开可能会导致其多生的行为。

其实,这种观点有些过时。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居民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已经越来越与城市居民接近。

近10年来的全国性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城乡居民的平均愿意生育子女数大大低于2.1个的更替水平,目前低至1.7左右。北京社科院调查显示,北京育龄人群愿意生二胎的比例不超过50%,其中城市为33.4%,农村为47.6%。这还仅仅是生育意愿而已,离生育行为还有很大距离。

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口学者表达了一个共同的观点,生育率降下来不容易,但要想提高会更难。将来要面临的可能会是另一个困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生育意愿冷淡,生育率将长期在超低水平徘徊。

从这个角度说,那些担心生育政策放开后会引起生育率大幅反弹的人或许是杞人忧天。

二胎指标供需错位

在网上看到“单独生二胎”政策将放开的消息后,37岁的程女士有些高兴,尽管这高兴中掺杂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程女士夫妻俩都不是独生子女。她高兴是因为“等了好几年终于看到了盼头”。

“现在单独放开,算是一个信号吧?不知道2015年前能不能全面放开二胎?如果能放开,我拼一把,还敢再生一个,再晚我就彻底放弃了。”程女士说。

和程女士这样的等待一族相比,32岁的小郑则显得很无所谓。他自己是独生子,女儿刚刚四岁。“单独生二胎“政策将放开的消息传开后,同事们开玩笑地向他表示祝贺。他哭笑不得,“房贷还没还完呢,再生一个,还让我活吗?”

相比小郑,31岁的金女士更加干脆。她是少数民族,本来就符合生育二胎的要求。丈夫是独生子,又符合“单独生二胎”政策。但她明确表示,坚决不会再生。“生一个就累死了,哪还敢想第二个?坚决不要!”

上述三位对生育二胎迥然相异的态度正反映了二胎生育指标供需错位的现实——符合生育二胎条件的不愿意生或生不起,愿意生的却不符合生育政策。

本报记者曾在实行二胎试点的山西翼城采访。根据试点政策,所有农村户口的居民,可以合法生育二胎。但是却有为数不少的农民自愿放弃生育二胎的机会,其中包括一些独女户。

同样,根据在江苏省实施的一项五年跟踪调查,符合二胎生育政策的农村人群中,只有约三分之一生育了二胎,三分之一人群明确表示放弃生育二胎,另有三分之一处于观望状态。

在城市,这种情况更加明显。一些“八零后”双独夫妻,如果不是父母施加压力,连一个都不想生,更不用说二胎了。《北京市城乡独生子女生育意愿比较研究》表明,明确表示愿意生二胎的,城市双独家庭仅为26.13%,农村双独家庭仅为36.33%。

像程女士这样的“七零后”,一方面有较强的生育意愿,另一方面有较好的经济条件,但因为不符合生育二胎的条件,只能苦苦等待政策的变化。

“这个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就因为我爸妈多生了一个,我现在就不能生二胎?”程女士问。

如何解决二胎生育指标的供需错位?全国人大代表李兴浩去年两会期间曾提出议案,建议建立一个转赠平台,让合法拥有二胎生育权的公民,在自愿的原则下,可以将第二胎生育权指标转让给有需求的公民,从而解决这种现实存在的矛盾。建议一出,立刻引发洪水般的批评。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中国应该研究适当调整人口政策,将二胎生育交由家庭决定,但是生育政策的调整,与人口红利关系不大。由于抚养成本较高、低生育思维惯性等原因,并不会带来人口大幅度增长。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王羚

制服美女Celia迷人长腿肉丝高挑写真[Beautyleg]

日本性感酥胸美女私房写真

古典少女甜美照 尽显优雅清纯

相关阅读